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简述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的运行机制有哪几种

导读:  因此,我国不少职业体育俱乐部不属真正意义上的实体,实为半实体性的准职业体育俱乐部

  因此,我国不少职业体育俱乐部不属真正意义上的实体,实为半实体性的准职业体育俱乐部。俱乐部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法人资格,无法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它的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第一,一些俱乐部在外界非正常干扰下,没有法人财产权,没有独立的权益。俱乐部在人事、资金、场地设施等方面仍在很大程度上依附于体委,从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到省市体委、体工队仍对俱乐部施以行政手段,形成政俱不分、政资不分的局面;一些企业在以资金与俱乐部进行广告权、冠名权交易后,还获得了俱乐部的一部分管理权,俱乐部与企业不是合作伙伴关系,而成为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使之丧失应有的独立地位;一些俱乐部想拥有独立自主的经营权,然而又留恋作为政府附属可以获得的特殊照顾;一些俱乐部是在政府的撮合下建立与运作的,企业投资俱乐部的目的在于获取政府在经营上的优惠条件与政策,因此就出现了“足球市长”、“市长工程”关心下的俱乐部,使俱乐部继续保持与政府的“父子”关系,或与企业建立新的“父子”关系。这与国外职业体育俱乐部均属独立的法人实体形成鲜明对比。我国的一些职业体育俱乐部无法以市场主体的身份,按照俱乐部的运行规则或目标开展经营活动,被动执行一些本不利于俱乐部正常发展的指令,俱乐部的进取精神受到影响。俱乐部没有独立的市场主体地位,就无法独立地进行市场运作,更谈不上有独立的利益。

  第二,俱乐部的权益受到损害。在一些项目中,俱乐部联赛的资源主要控制在项目协会或项目管理中心手中,俱乐部联赛的冠名权、场地广告收入等,基本上由协会或中心采用计划经济手段来分配,同时要求俱乐部承担大量的义务。俱乐部赛事经营是俱乐部重要活动,俱乐部也为之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物力,但俱乐部的经营空间很小,如留给俱乐部的场地广告多属商业价值不大的位置。一些俱乐部因不具备法人资格而无法签约、没有主场经营权,而由当地体委竞赛部门拥有。俱乐部联赛的主体是俱乐部,然而它在市场中却不具备独立的市场主体资格,自身的权益得不到应有的维护。我国个别项目的俱乐部酝酿建立代表俱乐部利益的联赛组织,其背景正是俱乐部的市场主体利益得不到维护,各种利益摩擦不断增加的反映。

  职业体育俱乐部不具备独立的市场主体地位,不仅压抑了俱乐部自主经营的能力和积极性,也妨碍了俱乐部自负盈亏的风险机制形成,使俱乐部的运作又回归到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等、靠、要”的模式中,充满活力和竞争力的职业体育俱乐部市场也不可能形成。问题的实质是行政权力的大量介入。从表面上看,俱乐部市场主体地位的确立意味着政府控制力的减弱,可能使该项目的国际比赛成绩出现波动甚至下降,当前也确有不少人认为俱乐部离开政府的支持就无法独立在市场中生存。然而深层次的原因是权力与利益的关系,即用权力来保证既得利益。因为权力意味着服从与强权,一旦权力进入市场,市场交易就不再平等,本来通过市场可以实现的利益分配则无法实现,这也为权力“寻租”、“创租”留下空间。我们认为,这是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实体化进展缓慢、应有权益得不到维护的主要原因所在。

  职业体育俱乐部是一种经营高水平运动竞赛、开发训练竞赛及其相关产品的经济组织。俱乐部只有以市场

  为导向,最大限度地满足观众需求,才能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才能得以持续发展。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专业运动队是政府行政机构的附属物,行为取向是非市场性的,基本上不存在经营活动。一些职业俱乐部从专业队转制后,只是为了筹资而作一些形式上的变化,改制只是手段,目的是向社会筹集资金,并没有按照职业体育俱乐部的要求建立经营机制,没有真正走向市场,导致俱乐部经济效益低下。据对我国#家高水平职业体育俱乐部的调查结果表明,有$%&的俱乐部严重亏损,’()&有亏损,!#()&基本持平,另有#&略有盈余。白喜林等人对我国#家男子职业篮球俱乐部的调查结果显示,有#’家俱乐部没有开展经营活动,占总数的$%(*&,+’&的俱乐部不能做到自我约束、自负盈亏。何志林等人调查了#’家足球甲级俱乐部的经营状况,盈余的有家,约在#’’万元左右;亏损的有,家,最多亏损额达#)’’万元。近年来,广东佛山、武汉雅琪、大连万达等先后退出足球甲级联赛,将俱乐部出售转让。俱乐部实行产权交易与转让本属正常,但它们的出售相当程度上与俱乐部的支出急剧膨胀,而经营收入的增长远远跟不上支出的增长,经济上难以支撑下去有关。

  近年来,随着市场发育与俱乐部的成长,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的“造血”功能有了明显提高,但仍存在不少问题。如有一些俱乐部缺乏市场意识、经济意识、企业意识;过分强调比赛成绩,忽视市场开发、观众需求,没有摆正俱乐部、运动员、球市的关系;俱乐部市场主体地位不明确,缺乏合法经营资格,没有把俱乐部作为一个经济实体

  来运作;俱乐部市场不发达,市场规则不健全,市场体系不完整;俱乐部缺乏经营管理人才,中介机构与经纪活动

  应该看到,随着职业体育俱乐部制度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将进入市场,瓜分市场,俱乐部的市场平均收益将呈下降趋势。在俱乐部支出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若无先进的经营理念,并不断开拓市场,适应市场,俱乐部将陷入经济困境,严重影响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制度的深化。

  职业体育俱乐部是市场经济的产物,而市场经济的实质是法制经济。职业体育俱乐部市场化、法制化、产业

  化的运作方式,要求改革原有专业运动队的有关制度,以适应职业体育俱乐部活动范围广、独立性强、经济色彩明显的要求。俱乐部联赛也并非单纯的竞技比赛,其中涉及到大量的经济活动和经济利益关系,要求俱乐部之间既相互竞争又密切合作,共同维护俱乐部的整体利益。无规矩不成方圆,俱乐部正常的运转秩序要靠一定的规则或制度来维持,只有在俱乐部及其相关主体的利益受到制度保护的前提下,利益机制才能启动,俱乐部才能正常发展。目前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法制建设远远落后于发展的要求,规范化程度低,行政管理有加,而且政出多门,随意性强。这种状况不改变,俱乐部的运作将永远是低水平的。

  第一,俱乐部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一些俱乐部的董事会、监事会形同虚设,没有必要的机构设置和专职工作人员;董事会、经理人员职责不清,董事会没有正常行使俱乐部权力机构的职能,体委的行政会议代替董事会或企业包揽一切的现象时常存在;俱乐部董事长、总经理的权力过于集中,对其决策没有必要制约,短期行为明显;教练员、运动员一方面在俱乐部中获取市场经济下的高收入;另一方面人事关系在体委,享受计划经济下的各种福利待遇,失去应有的职业风险,产生人事上、经济上的不公平;俱乐部仍沿用专业队的一套制度,经营、管理、人事、财务会计等制度没有实质性改变,有的俱乐部甚至连最基本的章程也没形成。这些不仅反映出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也反映出缺乏合理的激励机制和完善的监督与约束机制。

  第二,俱乐部外部监督不规范。例如,俱乐部与政府、企业、联赛之间,俱乐部与俱乐部之间,俱乐部与教练员、运动员之间的关系不规范,没有完全纳入法制的轨道,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处理俱乐部各种利益冲突与矛盾时,以政府行政手段代替法律手段的现象明显;项目协会满足于俱乐部联赛的赛事组织、安排等技术层面的工作,在俱乐部发展规范宏观调控等方面没有形成必要的制度,有的项目协会存在制度执行不严、制度流于形式的现象;政府在有关职业体育俱乐部管理、发展政策的方面尚属空白,部门规章也未出台等等。如果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法制建设长期处于这一状况,将危及职业体育俱乐部的生存与发展。

  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正在由精神激励手段为主,转向以经济手段为主,激励机制的内容更丰富,范围更广阔,

  给俱乐部的各项工作带来活力。但是,与不断重视与强化的激励机制相比较,俱乐部在自我约束、经济约束、制度约束等方面都相对弱化,使激励机制与约束机制在总体结构上失衡。在这方面,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的工资分配是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例证。

  #$$%年以来,足球俱乐部联赛升降级竞争激烈以及优秀人才相对短缺,引发了俱乐部之间的工资、奖金大战。运动员、教练员的工资、奖金大幅度攀升,与我国目前处于中下生活水平的国情反差太大。中国足协在#$$%年底曾制定《中国足协俱乐部工资制度》,提出职业足球俱乐部实行通过市场行为,将收入与效益工资挂钩制,工资结构由基础工资、训练津贴、比赛奖金三部分构成。基础工资由工作合同反映,训练津贴与比赛奖金分别为俱乐部市场收入的&’(、#&)(。照此计算,俱乐部的工资支出约为市场收入的!’(左右。但这一规定遭到各俱乐部的反对而未执行。#$$*年底,中国足协在征求各甲级足球俱乐部意见的基础上,再次出台了《关于甲级足球俱乐部拒绝运动员签字费,统一最高工资及出场费限额的规定》,规定甲+俱乐部运动员个人月工资最高限额为

  教练员为#*’’’元;胜场次全队出场费最高限额为!’万元,平场次为#万元。即便如此,这一规定在实际中仍未得到严格执行。目前我国篮球、乒乓球俱乐部中也开始出现运动员收入大幅度上升的现象,使俱乐部在经济上不堪负担。问题在于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的高工资、高奖金并非真实的市场价值的体现,事实上相当部分的职业体育俱乐部是在入不敷出,亏损严重,负债经营的状况下,依靠政府的外部介入与不断输入资金来维持这样的高额支出,形成“初级阶段的职业俱乐部,现代化阶段的高收入”。

  规定优秀运动员年薪不得超过!$%&万美元,而最低年薪仅为’%(万美元。到!)年,足球运动员的最高年薪为’*%#$&万美元。美国+,-球星的年薪数千万元美元,平均工资’..多万美元,但它的小联盟/,-球员年薪高则’.0*.万美元,低则几万美元,在美国仅处于中下收入阶层。原因在于

  广告、电视转播收入少的约束,它无法与+,-的巨大市场收入相比。有资料显示,在!!.0!#&年期间,英国足球俱乐部联赛球员的平均收入一直是熟练工匠的’倍左右;在#.年代中期,甲级联赛球员年薪在*&..0&...英磅;在!)&0!)#年赛季,!&.名联赛球员中(.1的年薪不到!万英磅,超过#万英磅的只有*’名球员,

  平均年薪仅为’万英磅,比!#!年增加了’&倍。但这一期间英国物价和国民平均收入增加了#0$倍,而且这一期间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的难度增加,甲级联赛注册球员由!#!年的*.’’名,下降到!)&0

  相比之下,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仍在一定程度上处在经济软约束的状态。许多俱乐部一味追求比赛成绩,追求经济上的强刺激,并不在经营开发上下功夫,而是一味加大投入,甚至相互攀比,滥发工资、奖金,买外援、买球星、买教练,这种高投入、低产出,使俱乐部在经济上陷入恶性循环。这虽是工资、奖金以及经济约束的问题,但却深刻反映出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激励机制与约束机制发展不平衡,反映出计划经济体制下专业运动队的运行机制在当今俱乐部制度中的回归。

  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经过启蒙与试验性的探索阶段,破坏了传统竞技体育体制的完整性,现正处于新旧体制并存的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中,新旧体制的摩擦和利益冲突加剧,职业体育俱乐部运行机制在结构上失衡,功能上不协调,还明显带有计划经济体制下专业运动队运行机制的痕迹。俱乐部产权关系模糊、市场主体地位未确立、经营机制不完善、法制建设滞后、激励与约束失衡等,是当前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运行机制的主要缺陷。这是处于社会转型期、处于“双轨制”环境条件下的职业体育俱乐部所不可避免或自身力量难以克服的问题。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运行机制的转换与完善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州都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资讯标签: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