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东新闻 > 广州新闻

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回应“深圳房价超过北京”:现在的算法不太科学

导读: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一张靓丽“名片”,北京时间12月1日,深圳市原副市长、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教授唐杰就深圳营商环境、房价等诸多人们关心的话题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专访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一张靓丽“名片”,北京时间12月1日,深圳市原副市长、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教授唐杰就深圳营商环境、房价等诸多人们关心的话题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专访。

  此前王石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赞美深圳的营商环境,他认为在深圳,企业不需要和政府有特别好的关系,它营造了一个企业家的环境。 “在深圳你不需要和市长熟,不需要和书记熟”,“只要能干,深圳市政府会主动找你、主动约你。 ”

  对此唐杰认为深圳在改革初期就建立了“小政府大社会”的概念,在深圳,企业能享受平等的待遇,政府也不会对某些企业有特殊的政策。

  对于杭州出台的“人才创业保险”,唐杰表示这是一个好想法,当然各地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有不同的做法,深圳更多的是要提升创业的成功率,减少创业的失败率。

  对于深圳房价在近期超越北京一事,他认为只要深圳繁荣,它就一定要高于北京。 不过他觉得这个房价问题不能这么算。 唐杰说道,“北京相当于6个半深圳,你不能拿一万多平方公里的城市来跟两千平方公里的城市作比较,这个不太科学。 合理的比较应当是,深圳与北京老六区进行比较。 这就是说,城市间房价比较的合理性是,要对面积相当、经济密度和人口密度相当的城区进行比较。 ”

  凤凰网财经:王石曾数次在公开场合赞美深圳,您认为深圳在打造营商环境方面有哪些独到的地方吗?

  唐杰:事实上深圳在改革初期就建立了“小政府大社会”的概念,政府要做的是市场经济的制度规范,做的是市场经济下政府能够提供良好环境的公共政策。在深圳,企业能享受平等的待遇,政府也不会对某些企业有特殊的政策,否则的话肯定会让其他企业感到不公平。

  事实上,如果在深圳,政府可能也不会过分关注某个优秀的企业,但如果这个企业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比如突然陷入困难的时候,政府可能会主动跟它会面。为什么呢?一般来说这种企业会有相关的供应链企业,一旦它出问题,供应链企业也可能会出问题。此外,优秀的企业可能会有比较大的贷款,这也导致银行会出现连锁反应。在我的印象当中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

  凤凰网财经:深圳是一个创新城市,其他城市也在奋起直追,前不久杭州还推出“人才创业保险”,对创业失败的创客,每人一次性生活补助最高可达3万元,政府根据人才和项目等级类别,可提供最高30万元、100%的保费补贴。您对这种做法怎么看?

  唐杰:我觉得这是个好想法,有了基本保障的话其实创业的成本就很低了,这个举动也表现了政府对创业的支持。其实我觉得各地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有不同的做法,从深圳的做法上,我个人感觉更多的是要提升创业的成功率,减少创业的失败率。这两者一个是对失败的补贴,使人们更想去创业,另外一个是能够有更好的公共服务,能够提升创业的成功率,我觉得都是可以的。

  凤凰网财经:经济学家张五常之前在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的时候曾经说过,“深圳将成为整个地球的经济中心”,您对这句话怎么看呢?

  唐杰:五常先生这个说法的前提是很清楚的,创新的过程先要有科学,第二要有强大的资金。

  为什么说深圳这个位置好呢,香港是一个金融中心,深圳是正在崛起的金融中心,两个金融中心合起来支撑深圳的创新,他认为是很合适的。

  从制造角度上讲,实际上这两年东莞从2008年经济大萧条之后,迅速转向高新技术产业,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就是大量来自深圳的制造业进入东莞,也就是说港深莞形成了一个创新的城市群。

  凤凰网财经:对年轻人来说,创业成功率是一方面,房价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今年10月,深圳楼市均价超过北京,成为除港澳之外全国房价最高的城市。您认为这是一个偶然现象还是趋势使然?

  唐杰:要我看,只要深圳繁荣,它就一定要高于北京。不过我觉得这个房价问题不能这么算,北京有多大?北京相当于6个半深圳,你不能拿一万多平方公里的城市来跟两千平方公里的城市作比较,这个不太科学。合理的比较应当是,深圳与北京老六区进行比较。这就是说,城市间房价比较的合理性是,要对面积相当,经济密度和人口密度相当的城区进行比较。

  从经济学角度上说,深圳GDP约有2.5万亿,土地面积有2000平方公里,平均下来,一平方公里产出12.5亿的GDP,一个高产出的地方房价就不会低,一个低房价的地方产出也不会太高,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均衡,这是一个市场规则。

  要解决房价问题,就是要把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出去,像粤港澳大湾区要做的就是做生产力布局的均衡发展,这样的话深圳的人口密度大概就会稳定了,房价增速也会慢下来。

  依我个人的意见来看的话,我们解决房价问题绝对不可能针对单个城市来解决,一定要把它放在更大区域上去考虑。

  其实我觉得真正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打造市场经济的环境,要让企业能够感到公平,比如我经常去松山湖(注:松山湖位于东莞),只要你不去刻意区分,基本上看不出来那是东莞还是深圳,对于搬离深圳的企业来说,他们也会觉得这是一样的,无非把税收交给东莞市政府而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州都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资讯标签: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