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东新闻 > 广州新闻

深圳、广州、上海把机场建在其他城市意味着什么?

导读:  昨天(9月9日),上海官方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加快建设上海航空枢纽、巩固提升亚太国际航空枢纽港地位有关情况”

  昨天(9月9日),上海官方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加快建设上海航空枢纽、巩固提升亚太国际航空枢纽港地位有关情况”。

  1、要打造以上海航空枢纽为核心的世界级机场群,巩固提升上海拥有的“亚太国际航空枢纽港”地位。

  2、将上海铁路东站与浦东机场组合形成浦东综合交通枢纽,突出国际门户功能,与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共同形成上海的两大国际级枢纽。

  3、推动以浦东、虹桥两场为核心的上海国际航空主枢纽建设,协同南京、杭州、合肥、南通、宁波等机场构成长三角世界级的机场群。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上海官方表态非常节制,没有提及“上海第三机场”,也没有说“南通新机场”是上海航空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是在提及长三角机场群的时候,把南通放在了宁波的前面,但位于南京、杭州、合肥的后面。

  而在今年7月,南通市长曾在《政风热线·市长上线》的节目直播中明确表示:南通将规划建设新机场,这个机场是“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前,南通市委书记也对媒体表示:南通正规划建设新机场。在现有空域结构下,南通新机场满足空域容量限制的最大年旅客吞吐量约2360万人次;如果进一步推进空域结构和飞行程序优化等举措,南通新机场满足空域容量限制的最大年旅客吞吐量可以达到4900万人次以上。

  他还表示,上海虹桥、浦东两大机场即将进入理论饱和状态,预计到2035年旅客吞吐量将达到2.3亿人次,未来将有6000万的溢出量。南通新机场将通过北沿江高铁,与上海虹桥、浦东机场快速联通,建成“轨道上的机场”。

  据澎湃新闻日前也报道,南通市有官员表示:新机场正处于初步选址阶段,海门四甲镇(见上图)和通州二甲镇两个选址方案正在比对,年底前有望获批。

  总之,从一年来的各种报道看:南通新机场的确在选址,地点在老机场的东面,这个机场非常有“野心”,是要承接上海两大机场未来“溢出”的需求。规划吞吐量可能在每年5000万人次的级别。

  而目前江苏省第一大机场——南京机场的年旅客吞吐量,也不过2800多万人次。

  也就是说,不管将来南通新机场叫什么名字,其实都是奔着“上海第三机场”定位去的。

  目前在南京和上海之间,还有无锡机场,但苏州尚未有建设自己的民用机场。在南通规划建设新机场后,苏州也在加紧机场的规划建设,以强化自己的竞争优势。至于浙江嘉兴,也一度加入过“上海第三机场”的争夺战。

  但民用机场的新建、扩建,国家民航局和省市政府都没有直接决策权,因为空域资源主要掌控在军方手里。

  比如国家民航局在对人大代表提出的南通新机场建议答复中就说:建议请江苏省进一步加强与相关省市、军方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扎实做好前期研究和论证比选。民航局将会同国家发改委结合长三角区域机场布局、空域配置、军用机场迁建、综合交通等情况予以统筹研究。

  不论周边城市怎样竞争,“上海第三机场”看来只能落户在上海之外了,原因很简单,上海陆地面积只有6340平方公里,装不下第三机场了。

  因为城市太小,或者增强辐射力等原因,需要在其他城市修建机场的,还有广州和深圳。至于成都,通过吞并简阳,避免了机场建在外地的尴尬。北京新机场则是一半在北京,一半在廊坊。

  2017年4月,《广东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十三五”规划》印发,把广州、深圳、珠海,以及惠州、“珠三角新干线机场”列为“珠三角世界机场群”的5大机场。

  其中惠州机场的任务是:建设干线机场,主要服务惠州、汕尾、河源以及深圳东部地区,发挥深圳第二机场功能。

  而“珠三角新干线机场”选址在佛山高明区和肇庆高要区交界处,要求是“与广州白云机场共同形成国际航空枢纽,主要服务珠三角中西部及周边地区”。(下图:珠三角机场群)

  行文至此,大家只看到了“深圳第二机场”的影子,但没有看到“广州第二机场”的影子。随后,坊间传出广州将在增城规划第二机场。而深圳,对于惠州机场距离过远,其实也存在疑虑。

  不过事情到2019年再次发生变化。惠州机场定位为“深圳第二机场”一直没有变化,仍然是广东省的提法。而“珠三角新干线机场”则突然在后面加上了一个备注“(广州新)”。

  也就说,位于佛山、肇庆交界处的“珠三角新干线机场”,又变成了广州新机场!

  现在,深圳获得了“示范区+城市范例”的重大利好,城市定位全面提升。在这种背景下,第二机场的说法会有新变化吗?目前尚未可知。

  按照广东省的安排,广州新机场去了佛山和肇庆交界处,深圳第二机场是惠州平潭机场。其中前者距离广州中心区超过90公里,后者距离深圳中心区超过100公里。而南通新机场距离上海中心区,也是大概90公里的样子。

  但名称其实非常重要。你去上海的时候,会选择降落在南通新机场吗?你飞深圳的时候,会选择惠州平潭机场吗?

  如果南通新机场不归上海机场集团直属,航班协调、地面交通对接,恐怕上海积极性不会太大。同理,广州新机场、惠州平潭机场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尤其是惠州平潭机场,在惠州的东部,距离人口密度大的深圳和东莞都比较远,如果发挥作用,恐怕至少要修建三四条地铁快线才行。

  所以,在示范区的时代,深圳第二机场或许要重新规划设计了。但除非深圳扩容,否则把深圳第二机场建在临近城市,就完全无法避免。

  深圳、广州、上海被迫把第二或者第三机场建在其他城市,说明这三个城市都有扩容的需求。事实上,这三个城市加起来面积也没有北京或者杭州大。而“深圳+上海+广州”的面积,还不到哈尔滨的三分之一!

  对于上述三个一线城市来说,机场建在其他城市,当然对这个城市是重大利好,毕竟会有很多人流、物流经过这里,可以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但在目前体制下,机场还是建在自己的城市更有效率,所以三大一线城市扩容其实是最有效率的解决办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州都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资讯标签:

热度排行